--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ever again,never

2009年10月01日 21:37

我想我受到了空前大的打击。

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就这样觉得自己真是个讨人厌的东西。
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哪怕把二次元生生从身体里鲜血淋漓的剜割出来,疼痛每一个感官每一个细胞,然后粘稠着滚烫的心血撕碎撕碎撕碎。

不想再写字了。不想了。


怎么办。


想要忘记了,哪怕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遇见了很多很多人,喜欢过很多很多人,都是假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在接近零点的时候看完一篇HD。文末是多年以前的AU中的句子。
仅仅是看着它,看着它。回想很多很多个年月前的语言和文字,很多过去了并再回不来的日子。怅然若失。

I think of the age that floated upon the stream of life and love and death and are forgotten,so I can feel the freedom of passing away. I real know it - In the end, our names will be the light that glows on the surf at night and then dies without leacing its signature.

我想到那个在生存、爱和死亡的穿流上浮泛的年代,它已经被遗忘,于是我可以感觉到出尘离世的自由。毫无疑问,我知道——我们的名字将成为夜中在波浪上闪耀的光芒,最终不留任何痕迹的消逝。




念出i think of的一个瞬间,心疼的不能自已。
是。我并没有忘记,并无法忘记。

疼痛的快要哭出声来了。
昨天写的米英段子,但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写下去的决心。
但至少它现在看起来,还是那么欢快的不是吗。



[架空米英]for the relationships and fucking lives




下面的设定分别,下属x领导,领导x下属,in HP,炮友


A.

亚瑟·柯克兰认为他有必要再找一个新秘书,在他第三次不得不自己亲自、放下手中价值千万的文件、仅为泡一杯不是用立顿茶包的红茶的时候,他想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他需要一个新的秘书。鉴于他已经走了这个月的第三个。
亚瑟柯克兰并不是一个多么爱挑剔的人,他甚至可以忍受他曾经可爱的女秘书将一般的工作时间用来和男友挂电话——但他无法忍受女人一天换三次的香水味道!当浓郁的玫瑰花香味——姑且称之为香味——窜进他正享受着红茶香气的鼻腔的瞬间,他不加思考的,毫不犹豫的,接过了对方的辞呈。带着甚至庆幸的心理。
于是亚瑟柯克兰下定决心下一次决不能找一个年轻姑娘来工作,但很快,这个想法也在一个中年妇女的身上被推翻:他怎么能忘记女人都是能请婚嫁产假代孩子假的!他怎么能!
再一次的,亚瑟柯克兰认为他需要的一定是一个男秘书,他这么想着,揉了揉肩膀。要知道,工作效率高于审美疲劳,他宁愿二十四小时盯着一个男人看而不是逼自己去泡茶。但很快的,很快的,就连这个他认为已经足够苛刻的要求都不再正确了。亚瑟看着任用期还未满一个星期的新秘书(男),对方正局促的透过窗玻璃看着楼下刚刚放学的幼儿园——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受够了,他忍无可忍。然后他走了他的一个月内的第三个直接下属。

是的,他需要一个新秘书。
一个健康的年轻的有活力的,重点是要服侍好他刁钻的胃的,男,秘书。

次日他见到了(可能)符合要求的应聘者,金发的青年晃动着金色的呆毛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问一些看他看来无比细枝末节的问题。
“是的没关系,”英国人被他逼的有点烦躁,“就算你泡不好红茶也没关系,就算你吃麦当劳也没关系,你他妈到底什么时候来上班?!”
他瞪着翠绿色的眼睛,看着对方夸张的大叫着wow欢呼着,精神充沛的跳出了办公室。可惜的是他尚且还未领悟到他的新下属除了精力过剩之外还有更多更多的毛病,而这在次次日,在他感叹于对方的领悟力和社交天分的同时被一览无余,如,


“阿尔弗雷你这头猪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咖啡给老子泡红茶!”
及。
“阿尔弗雷你这头猪你是怎么做到把文件变成一张油纸的?!你他妈给我滚回来!”


而更重要的是,他费尽心机却没能找到任何一条理由来开除他。
Fuck his life.




B.

“噢亚瑟,”阿尔弗雷·F·琼斯用力的拼命的按着桌上突起的电话按钮,一边大声的呼喊着,“快到办公室里来!快快速度速度!”
当亚瑟柯克兰气喘吁吁的推开玻璃房门,瞪着一双绿眼睛一副“你又有何贵干”的表情望着他的时候,阿尔弗雷局促的笑了。“亲爱的你要知道,HERO需要大量的大量的源源不断的咖啡来寻找灵感……”

话没说完就被对方狠狠的打断了。“我只不过是你的一个秘书,”亚瑟恶狠狠的咬重了这个音节,“不是你的佣人!”
噢,他不得不说的是,作为他的下属,有勇气打断他的话的人着实是不多的。

“你知道你签过这个合同,”阿尔弗雷难得精明甚至带一点化的眯了眯眼,“和我争论这个对你没有好处。”他甚至充满暗示的舔了舔嘴唇,并且满意的看到亚瑟柯克兰明显的向后退缩了一步同时烧红了半边脸。不可否认这是个能够充分领悟他的一切暗示动作的聪明人,阿尔弗雷愿意给予高度赞美。

“所以亲爱的亚瑟,难得现在不应该去给HERO来一杯咖啡吗?”他胜利般的用鼻腔发出了些哼哼唧唧的声音,这成功的再次惹怒了亚瑟。“噢对了,午饭也要蓝蓝路哟,你不如现在就去订呢?HERO不喜欢不新鲜的事物☆”
亚瑟柯克兰还在瞪着他,虽然红透了的脸颊减弱了那本身就不怎么强的攻击力。
“噢,要新出品的汉堡哟,”不依不饶的又加了一项,“我爱它。”
看着对方吃瘪了脸阿尔弗雷的心里乐开一朵花,最后亚瑟率先妥协般的收回了眼神,拉开门恶狠狠的丢下一句咒骂,然后就狠狠的摔了门。

“fuck,该死的代谢吸食怪!”

亚瑟回来的很快,几分钟之后他就狠狠的瞪着他,完全不看着手中的咖啡杯,“砰”的一声巨响,那可怜的杯子在与桌面的正面冲突中饱受煎熬,但实际上阿尔弗雷还是发现对方细心的控制了力道没让滚烫的液体直接洒在文件上——就算他真的很想。
细枝末节的温柔,不是吗。
阿尔弗雷恶作剧般的笑出了声,然后在对方开始咒骂之前先声夺人。
“噢亲爱的亚瑟,我记得我有提醒过你HERO受够了速溶咖啡。”
“什么,”亚瑟柯克兰瞪大了错愕的眼睛,“你什么时候……”

“是你忘记了,亚瑟,”阿尔弗雷眯起了眼睛,“是你忘记了。”

fuck,亚瑟柯克兰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他突然很清楚金发青年的这个表情带有“反对意见不予接受”的含义——噢对了,还附带一个星的尾音。

“可以惩罚你吗?不不不,不扣工资,你做的那么好。”
fuck,我宁愿你扣那该死的工资。

“不用担心HERO有很多方案的~☆”
fuck,亚瑟觉得自己几乎要两眼一翻死过去,他是怎么神经发作才会有这样的领导?!fuck,他竟然还笑!这个伪君子!fuck!他要他的手摸进他的裤子了!fuck my life!

亚瑟柯克兰在阿尔弗雷笑得一脸淫荡的亲过来的时候在心里大声的重复着,fuck my life.



C.

“嗨亚瑟~”他在夜色里朝他挥手,晚上的城堡笼罩在雾色里。
“我说过很多次了,叫我教授,琼斯同学。”亚瑟……柯克兰教授在夜色里瞪了他一眼,虽然他并收不到。“另外,我也不认为现在是可以自由出入楼塔的时间,我以为你不是那么希望给自己的学院扣分的。”
阿尔弗雷唯恐对方看不见似的夸张的摊了摊手,“真生疏啊教授,”他故意把尾音拖得很长,让亚瑟柯克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本来是不希望的,但你知道,”他靠近了,近的已经可以拉到对方的长袍。“为了你我是什么都无所谓的~☆”

亚瑟柯克兰再一次的,被恶心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还没等到他逮到机会抽出魔杖给那个拉着自己袍子的小鬼几个恶咒——你知道,他擅长这个——对方就已经快速的扯住了他的袖口,然后一个大力的把他拖进了一个扫帚间——等等,扫帚间!

“你要干什么阿尔弗雷·F·琼斯!”啊哈,他亲爱的教授气愤的叫了他的全名,他的声音实在很好听。“你给我放手!”
他一把挣脱了那个该死的讨厌的小鬼,天知道他吃什么长大才会这么有力气!他一边理着自己的袍子一边咒骂着,以至于没有看见阿尔弗雷·该死的·琼斯在对着木门一个劲的念咒——该死的一身蛮力的Gryffindor!

“我要干什么?我猜你一定知道的是不是?”阿尔弗雷收起魔杖,看起来他对那不怎么牢固的木门下足了功夫。
噢,看在Merlin的面子上!亚瑟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个该死的小鬼在几乎午夜的时候把他拖进了扫帚间干一晚上?!开什么玩笑,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该死的我应该知道什么?!”亚瑟在吹胡子瞪眼睛许久后终于开了口,“扣50分,为你那该死的Gryffindor的勇气——这个时候你应该好好的躺在床上做你那该死的美梦,而不是在一个,噢Merlin,一个该死的扫帚间……!”

他到底一口气说了多少个“该死的”?阿尔弗雷挠挠头,他就不能换个词汇吗?就算是给他一个恶咒呢?
“亲爱的亚瑟你知道,这不是个该死的扫帚间,至少它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封锁咒……好吧,还有消声咒,这是个很安全的扫帚间!”他倾了身上去,又继续道,“唔,我本以为你不会喜欢有求必应屋的……”
“够了够了够了!”亚瑟红了脸,甚至在暗里也看的一清二楚。对方已经一把扯开了他教养良好的领带,被紧紧压住的状况让他甚至无法接触到他的魔杖来给他一起束缚咒。“你怎么能……!”
而正当他错愕并脸红于阿尔弗雷那混蛋的不知羞耻,对方已经蠢蠢欲动的对他的长袍上下其手,然后顶开了他的膝盖。

“得了吧亚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爽的不行,”他拧紧了眉头忿忿的哑声嘶嘶着,努力把整个人挤进对方的双腿间——受到了很多的阻力,他早该意识到。亚瑟尖叫了一声,然后又开始了他不停的“该死的”式咒骂。

“够了阿尔,”最后他忍不住开始抽泣起来,“死小鬼,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噢,”阿尔弗雷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小妖精,你也别用那性感的眼神望了我了。你还真敢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哭啊。”

换来的是对方泪汪汪的瞪过来的一眼,阿尔弗雷突然有点骄傲。
“嗯哼,加50分,为我该死的Gryffindor的勇气。”



(一切恶趣味来源于我最近看的太多的HD,来源于不好太美丽的Draco少爷,来源于我卑微的傲娇控内心和腐烂的快要饿穿了的胃……好吧,虽然我二的无所畏惧,但我还是有不写工口的坚持呀XD(你妹妹



D.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18:35
亚瑟,好久不见,过的怎么样?
等下……我说晚上,要过来吗?恩…你知道的。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19:05
就知道你无法拒绝HERO我,哈哈哈哈哈哈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19:20
噢亲爱的别这样,我知道没有我你一定不好过~有没有忍得很辛苦呀嘿嘿嘿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19:43
开开开什么玩笑!等着HERO我的人从纽约排队到伦敦!
噢不,亲爱的,你应该感到荣幸的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19:56
噢上帝啊,你是怎么能理解到这个层面的?!噢不,我怎么可能背着你和女人约会呢,上帝知道我是爱你的,亲爱的亚瑟,你就是我的未来,噢,你的眼睛如此灿烂,令我神魂颠倒;你的声音如此美好,使我不愿打扰(……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19:57
……)失去你世界将从此虚无,宇宙将不再闪亮,上帝知道你就是我的一切,你要叫我怎样将你比作一个漫烂的夏日呢!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0:20
什么,发送不完整可不是我的错呢!
……不,当然不是因为我的文学才华有突飞猛进……恩,我想,大概只是因为,呃,你知道,我的手边正好有一本英国诗集……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0:35
噢不,别生气亲爱的。
我们晚上见了面再说好吗,我爱你,xx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2:56
……亚瑟,为什么挂我电话?
听我说,今天晚上你恐怕……不用来了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3:05
当然不是女人!噢,你知道这是个很私隐的理由……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3:10
噢谢特,我没想到你已经在路上了……
没关系我可以送你回家好吗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3:22
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亚瑟!相信我!我们可以改变一切!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3:25
噢我不是故意要挂你电话的亚瑟,相信我……
……fuck,你就这么想要知道吗?!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23:40
不要这样亚瑟!我的意思是……今天晚上真的不行!
明天!明天随你怎么玩!亚瑟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发信人:阿尔弗雷
发送时间:00:00
亲爱的,你知道,
我前天订的wii游戏刚刚到了……



Fin.


发信人:亚瑟
发送时间:00:02
阿尔弗雷你他妈给我去死!!!!!

……
(网络阻碍,发送未成功)

亚瑟柯克兰坐在驾驶座上,用力的瞪着屏幕,然后摔了手机。



Fin again.


另外想写的邻居和网友,但是我已经好像活不下去了一样的死过去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kaivita.blog118.fc2.com/tb.php/465-b91bb9b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