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蜜月蜜月和蜜月(……

2009年09月12日 19:41

短打的更新?但我懒得提上来了所以就当他是个……短篇……吧(跪



[法英]夹带私逃
.1
后来会议变成了座谈茶话会。
弗朗西斯靠在沙发上说不如现在就私奔吧,眼神对准高举着的高脚杯,没有对象。对面长桌上王耀捧着包子抬头瞟了一眼,转而又和阿尔弗雷金灿灿的脑袋凑到一起讨论外皮内馅和内皮外馅的区别。
啊啊,真冷漠,酒红的浓稠液体又晃动一下,弗朗西斯放下手中的酒杯,玻璃器皿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伊万·布拉金斯基靠在王耀的旁边散发着阴森的气息,嘴角上扬的弧度一分不差,只不过在他的眼神转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稍稍的握紧了手里的广域S+++攻击凶器。微不可查的微小动作让弗朗西斯已经滑出喉口的一句“喂伊万那你……”又重新咽了回去。唔,他摸摸胡渣想,纯爷们能屈能伸,于是他仰起头来传向远方的声音拔高了两个八度。
呐呐小亚瑟——
几米外系着围裙的亚瑟柯克兰停下了手里的菜刀,一脸迷茫的转过头来朝他眨了眨翠绿色的眼睛,然后又无意识的猛剁了两下菜刀。


怎么到了最后的最后,仍然不是你就不行呢。



.2
最后他被英国人狠狠的掐住了耳朵,他大叫着小亚瑟你谋杀亲夫啊啊啊快放手哥哥的耳朵快被你撕下来了,但手脚并用的挣扎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亚瑟柯克兰如同用尽气力一样的咬着牙根扯着弗朗西斯的右耳,一边忿忿的红着脸尖叫混蛋胡子你要丢脸也给我回家再丢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一边大踏步的把他扯出了会议室。

“小亚瑟可以放手了吗真的要……掉下来了啊!”血泪交加的控诉。
“……才不要!”换来的是亚瑟狠狠的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速度之快几乎要闪到脖子。“谁让人在他们面前就……”
弗朗西斯腾出一只手来撩了撩额前金色的长发,口气无比镇定,“不就是度个蜜月这么小点事嘛,干嘛反应这么大……”
“才不是什么小事!”突兀的拔高了声音,几乎急红了脸。

哎呀哎呀,这可不好。
弗朗西斯突然想起他的小少爷心里满满的少女情怀,想在这种时候得罪他的代价是很大的,于是他伸手揉揉几乎被捏下来的耳朵,然后小跑的追上走远了的英伦绅士。顺带脑内构想了一下对方微红的眼角和鼓起的脸颊,接着就悄无声息的笑出了声。

“……你笑个屁啊!”前面的亚瑟停下来狠狠的用力的踩了他一脚。——噢,你看,这时候得罪他的代价是很大的。
“呐小亚瑟,蜜月去哪里啊?”
“……谁答应过你了啊!”

不要理睬亚瑟柯克兰的傲娇言论是弗朗西斯的高度总结,于是他想都没想就继续着。“果然还是去哥哥的小马修家好了!蜜月胜地!”带孩子度蜜月,弗朗西斯在心里深深的赞美了自己。
“混蛋胡子你是真的不用工作啊,这么远。”
“那干脆就来哥哥这里好啦!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是阳光哟!”
“……我又不是没见过啊混球!”
“不是吧没想到小亚瑟你真对西伯利亚这么执着……哥哥是怕你的小身板吃不消在冰冷的床上……”
“……谁说过西伯利亚了啊!!!”


你看你看,是谁说誓死不答应的。



.3
弗朗西斯在床上翻了个身,伸出双手撑起脑袋。
“小亚瑟,结果我们还是没觉得蜜月去……”

“拜托你不要在完事以后讨论这种话题。”

弗朗西斯看着床头呆滞了几秒,侧过脸看着对方安分的平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朝天花板瞪着眼睛。他又翻了个身,翻滚到亚瑟柯克兰的旁边。
“……混蛋你不要粘过来啦!”眼看着旁边的人滚着滚着就滚到了自己的身上,温度一下升高到发烫。亚瑟拧着眉头,一脸“你他妈太恶心了”的表情,脸却还是不受控制的红起来。

“哥哥我很认真的在和你讨论好不好!呜呜呜太伤心了!”
“…………才不要管你。”弗朗西斯低下头来意图看看对方此刻生动的表情,却惟独看着金色的脑袋轻轻的埋到自己的胸口,他想他一定是默许了。

“和孩子一起度蜜月可很浪漫啦!”
“还好啦……”
“还是见见世面呐小亚瑟没有阳光的人生不完整!”
“还好啦……”
“布拉金斯基太可怕了小亚瑟你考虑一下啦……”
“还好啦……”


“……小亚瑟你有在听吗?”
“没有啊……”


弗朗西斯在悲泣着安慰着自己说偶尔直白一下也是小亚瑟的萌点呢呜呜呜的时候亚瑟柯克兰抬起微红的脸来声音很轻。

他说,怎么样都无所谓。
我想和你在一起呢。

他说。



Fin.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kaivita.blog118.fc2.com/tb.php/457-a55fd1d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